从春秋走向战国,中国钢企并购的黄金期
  2006年的钢铁业可说是硝烟弥漫,低端钢材产能过剩,原材料价格不断上涨,国际资本虎视眈眈,国家政府宏观调控,运输成本快速增多等等,无疑都是悬在钢企头上的一把剑。这把剑削薄了钢企的利润,砍掉了落后的生产线,刺慢了钢铁业快速发展的步伐,在这世界钢铁业并购愈演愈烈,外资跃跃欲试抢滩中国钢铁业的大背景下,中国钢企要想在未来的钢铁市场保持国际竞争力,唯一的选择就是扩大规模。现在是钢铁业低成本扩张的最佳时机,并购重组由春秋向战国时代迈进[发表评论]

  · 产能过剩,钢价下跌,其实就是钢企扩张的好时机
  --钢铁企业的并购重组,从春秋走向战国。

  · 国有资产部门应该尽快出台中央国有企业与地方国有企业联合的规划。
  --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顾问吴溪淳则呼吁

  · 企业并购需要市场的手和政府调控的手,两手缺一不可。
  -- 近二年来国家宏观调控给市场造成的巨大影响仍然历历在目,让许多钢材贸易商和钢厂印象深刻。

 
  最近两年,我国钢铁企业的并购重组步伐正在加快,出现不少并购重组成功的案例。资料显示,2003-2005年间,东北地区的三家特殊钢企业--大连、抚顺、北满重组成东北特殊钢集团公司;武钢与鄂钢、柳钢联合;鞍钢与本钢联合;唐钢与宣钢、承钢联合;首钢控股水钢,首钢与唐钢合作成立首钢京唐钢铁公司开始在曹妃甸建设临海钢厂,唐山建龙重组新抚钢,湖南华菱钢铁与米塔尔合资合作经营,香港中信泰富控股大冶特钢、石家庄钢铁公司等企业。[详细内容]
  
   4月17日的钢铁大会高潮迭起,虽然没有什么实质的内容,但钢企扩张,已经成了大会的主题。“现在是钢铁业低成本扩张的最佳时机!”刚刚重组了河北宣钢、承钢的新唐山钢铁集团董事长王天义的直言不讳,怀有这样的心态钢铁巨头在昨日召开的钢铁大会上并不少见。在当天的大会中,“并购”、“扩张”不时在国内外钢企老总口中崩出,大会还专门设置了“结构调整和并购重组”的专题讨论。
  
  进入2006年以来,钢铁水泥等行业的并购重组已如火如荼的展开并且持续发展。有分析人士指出,通信、地产、汽车、航空等都将在未来成为央企并购的主战场,因为在这几个行业中相关主业重叠的上市公司最多,在不做到行业前三名就要被淘汰的硬指标下,必然有很多公司要在并购重组的形式下被重新洗牌,其所带来的投资机会值得市场关注。
  
  我国钢铁行业产业集中度低,2005年中国产能前10名的钢铁集团合计产钢13001.95万吨,只占全国钢铁产量的36.98%,远低于其他国家水平。因此,应加快推进企业联合重组,提高产业集中度。政府要加快解决企业联合重组的体制问题,国资部门要制定相应跨地区联合重组的规划,落实《钢铁产业发展政策》中关于提高产业集中度的目标要求。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工业普查,2004年中国钢产量由原来的27280万吨修改为28282万吨,这意味着我国钢产量由此增加1000万吨,相当于5个大型钢铁企业。“十五”期间的巨量 投资 使我国钢铁生产能力迅猛增长,钢材由净进口转为净出口,钢铁生产总量由供给不足转为供应过剩。
 
  2005年7月国家颁布《钢铁产业发展政策》,外界称之为“钢铁新政”,它使国内大多数民营钢铁企业面临生死考验。与之相对照的是,中国国有钢铁企业在此前后上演了一连串的并购大戏。中国第二大钢铁集团鞍钢和排名第五的本溪钢铁集团组成“鞍本钢铁集团”,欲做全球老三;全球最大的钢铁集团米塔尔并购华菱管线;全球矿业巨头BHP收购安阳钢铁……[详细内容]
  
  进入2006年,购并风头愈刮愈烈。有专家预测今年将是中国钢铁业“结婚年”。2月全球第二大钢铁集团阿塞洛正式牵手莱阳钢铁;3月全球第六大钢铁集团宝钢与八一钢铁集团正式签署战略框架协议;米塔尔欲参股包钢……扑面而来的重组阵势,让民营钢铁的未来走势更加扑朔迷离。
  
  谁的“胃”大,谁就是“钢老大”。中国钢铁业面临的状况一如100年前的美国钢铁业,那个时代的钢铁大王JP摩根,他所代表的“摩根化”,是至今还被延用的并购代名词。钢铁业所操控的巨额资本和滚滚而来的现金,让无数企业家为此赴汤蹈火。
  
  业内普遍认同这是大势所趋,因为任何垄断都是以低效率和高成本为代价的,只有最大限度地引入竞争,才会有最大限度的创新。经济学家吴敬琏指出:“政府过多地干预,常常扼杀民间非凡的创造力,使得经济没有效率和活力。”
  钢企间的并购决不是一帆风顺的,影响企业联合重组的机制问题有待进一步解决。这其中第一个问题是税收分配问题,在跨地区、跨所有制的企业联合重组中,如何分配税收是影响并购重组成败的一个很重要问题。第二个是新体制与旧体制的矛盾问题。并购重组后的企业必须建立现代企业管理制度,这必然与原有的管理体制存在矛盾,这都需要政府和出资人代表尽快解决。 [详细内容]
  
  对于民营企业“入侵”垄断业,业内普遍认同这是大势所趋,因为任何垄断都是以低效率和高成本为代价的,只有最大限度地引入竞争,才会有最大限度的创新。
  
  新唐钢集团组建不到一个月,河北南部钢铁企业的重组也在邯郸钢铁集团的主导下迈开了步伐。23日,邯钢与邯郸的文丰钢铁有限公司、邢台的德龙钢铁公司两家民营企业签署《建立战略联盟全面合作协议》。
  
  尽管现在我们的《钢铁产业发展政策》阻止外资极希望得到的控股,但我们仍然需要多种方式引进先进的技术与管理,包括外资入股。
  
  目前我国大多数并购案例中更多的是考虑规模,尽管钢铁行业具有典型的规模经济特征,但对投资者和经营者来讲,如果没有其它因素配合,仅仅增加生产规模并不能增加企业的盈利水平。

  · 国际钢企并购对中国的影响

   米塔尔入股华菱,寻购包钢、八钢、昆钢;阿赛洛钟情莱钢,探试包钢、邯钢;俄罗斯厂家联姻通钢;新日铁、浦项与中方合作建厂等,表明国际资本已开始在中国钢铁业崭露头角。这些国际钢铁巨头生产技术先进、管理规范高效,有的还具有庞大的全球销售系统。他们的优势正是中国钢铁业所欠缺的。他们的进入对促进中国钢铁业由大变强有着非常积极的一面。中国巨大的钢材消费市场对国际钢铁巨头有着很大的吸引力,他们将锲而不舍,继续追求在市场上占据更有份量的一席之地。 [详细内容]

  · 并购之路怎么走

  兼并之后,企业将会面临整合的挑战,整合的过程又是博弈的继续。怎样将各自原有的管理模式和流程整合成一套协调的新的运作模式和流程。对企业兼并后的协同效应能否迅速体现会产生很大的影响。笔者认为,新的运作流程或模式不能以某个企业的流程或模式作为基础。新的管理模式和流程应是流程创新与信息化整体性融合的结果,而融合了流程标准化、流程创新和信息化管理的运作模式,可以为企业提高综合竞争力带来坚实的支撑。 [详细内容]

  · 钢企并购,经销商何去何从

   随着中国钢铁产能及规模的不断扩大,中国钢铁融入世界钢铁及经济全局步伐的不断加快,钢材价格也一改以往平稳的发展态势,进入了大起大落的剧烈震荡期,使得钢材经销商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风险。新形势对钢材经销商的经营思路提出了全新的挑战,钢材经营思维也正面临着一场全新的革命。要改变“平平稳稳中赚取利润”的传统思路,善于“在大起大落中冷静分析,果断出击,把握商机”。[详细内容]

 
  在全国钢铁的布局中,宝钢占据华东、武钢占据华中、首钢占据华北、鞍钢占据东北,西北西南的钢厂由于在地理位置上的先天不足,离入海口太远,无法在运输成本上具备优势,所以很难做大,基本上各个大厂的势力范围已经分割完毕。鉴于国内钢铁项目和产能的快速扩张,国家对钢铁行业的固定资产投资采取了限制措施,在政府的压力下,各钢厂更是抱着不得不整合的心理来进行重组,困难可想而知。不但在国内的并购不顺利,在国外的扩张难度也是相当大。 [详细内容]
  
   由于在联合体中鞍钢是第一大股东,所以鞍钢整体上市合情合理,它并不影响以后鞍本联合体的整体上市,但“本钢整体上市将会给今后联合体上市带来重重障碍”。如果本钢集团实现整体上市,鞍本以后再要谋求整体上市,就涉及到要约收购、关联交易等系列复杂问题,上市成本会成倍增加,所以“让本钢整体上市,无异于给自已下个套”。因此,对于鞍钢来说,绝对不希望看到本钢整体上市,除非他们也不想进行实质性重组。 ”
  
   业内人士认为,未来中国钢铁企业重组、兼并将出现以下几种新趋势:首先是大钢铁企业将继续在钢铁企业重组中发挥着主导作用;第二是国有钢铁企业与民营钢铁企业的股权式重组并购将迈开实质性步伐;第三是从构筑未来钢材市场、国际化竞争优势出发,跨地区整合、并购仍将是主要趋势;第四是把完善铁矿资源和钢铁深加工作为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来构筑钢铁企业并购和集团化发展的取向;第五是中国钢企与国际钢铁企业的重组将加快。
  
   目前鞍钢、武钢等企业也正在考虑加速扩张之事。有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武钢目前正在跟昆明钢铁谈重组之事。而鞍钢也首次把重组的视角伸到东北之外。福建省国资委相关人员告诉记者,鞍钢与福建三明钢铁厂正在就战略性重组展开谈判。
  
  G邯钢(600001)日前的公告透露宝钢集团成为其第一流通股东,随之而来的,是市场怀疑宝钢集团有兼并G邯钢的意图。知情人称,目前看来,这只是宝钢集团的一个股票投资行为。宝钢集团有一笔股票投资资金,其股改时的40亿元增持资金就来自此处,目前国内钢铁股估值偏低,投资G邯钢股票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这就是宝钢集团成为G邯钢第一大流通股东但不触发举牌条件的原因,更不表明宝钢集团有恶意收购G邯钢之举。但这绝不说明宝钢集团没有兼并重组同业的意图。
专题制作:慧聪钢铁--高镜程 电话:82297232 邮箱:gaojingcheng@hc360.com